?
媒體報道首頁 > 媒體中心 > 媒體報道 > 正文
南風窗∣劉志雄:萬物互聯,真正的數據經濟時代才會到來
字號:T|T

記者 譚保羅


  潮汕人是中國商幫中的一個特殊群體,在外界眼中,他們相對封閉,流行基于血緣和鄉誼的內部融資和商業合作,“肥水不流外人田”。但在深圳這個極度市場化并講求與國際接軌的城市,新一代潮汕商人正顯示出愈發開放的特征。

  比如,兩位知名的70后潮汕商人就是典型。一位是騰訊的馬化騰(出生于1971年)。另一位潮汕商人是寶能的姚振華(出生于1970年)。除了互聯網,就是地產和金融,這是深圳潮汕商人給外界的印象。實際上,深圳商界還有另外一群潮汕企業家,他們走出了互聯網和金融地產之外的第三條路。深圳潮汕商會名譽會長劉志雄就是這樣一位,他也是一位70后。

  平臺化,新的“深圳經驗”

  三諾集團總部坐落在深圳南山區濱海大道,往西比鄰而居的正是騰訊公司全球總部。

  三諾集團董事長、CEO劉志雄的創業故事廣為人知。目前,劉志雄是深圳市政協常委、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會長、深圳市物聯網協會會長以及廣西自治區政協常委。20世紀90年代,他從廣東潮州的饒平縣懷揣100元來到深圳,20多年后,他把公司從一家小工廠做到了中國制造業500強企業,以及全球最大的多媒體音頻整機產品提供商。僅以廣西北海的三諾制造業基地為例,其進出口額就一度占據北海市全年進出口的1/3。

  現在,劉志雄正帶領這家企業向智能化轉型,希望成為一家以“智慧生活”為核心的平臺型產業投資集團。這個目標看似抽象,卻代表了深圳制造業企業一個可能的轉型方向,其關鍵詞是“智慧”和“平臺”。

  不妨選取一個截面來觀察。

  目前,由三諾和合作伙伴發起的珊瑚群創新加速器正在全國鋪開,騰訊在深圳、廣州的眾創空間都由珊瑚群來運營。

  珊瑚群的運作模式可以這樣簡化理解。比如,一位創業者要進行智能硬件方面的創業,但他有idea,卻沒有設計能力,更不具備制造能力和銷售網絡。但入駐加速器之后,他只要提供idea,即完成“從零到一”的原創,那么三諾和伙伴就會提供從設計、制造到銷售網絡等方面全供應鏈的支持。眾創空間則通過投資創業者來獲取回報。

  換句話說,這一運作模式即是智能化、規?;闹圃鞓I企業用自己研發設計能力,以及高效而低成本的供應鏈,對創業者進行賦能。劉志雄告訴《南風窗》記者,這是三諾的B2S(Business Backed Startup)模式,即由大企業(Business)開放產業鏈的資源,支持創業小企業(Startup)。

  英雄總是不謀而合,尤其在深圳。當下,大平臺“賦能”創業企業,正成為深圳龍頭企業的新潮流,這是一種新時代的“深圳經驗”。比如,騰訊把互聯網的“流量經濟”做到極致,通過流量分發,培育了自己投資的數百家創業企業。平安集團則成為“范圍經濟”的典型,利用集團內部共享的“金融信息池”和強大的銷售網,孵化了支付、互聯網醫療等領域的多家獨角獸。

  此外,劉志雄還看到一個大趨勢,在信息產業,全球消費者對產品和服務的需求正日益細分化和個性化。因此,傳統的產業巨頭正面臨挑戰,而通過研發設計、供應鏈、銷售網以及資本對創業者進行賦能,進行分散化開發,則是一條潛力無窮的路。

  成功背后的三次選擇

  劉志雄出生在潮州饒平一個書香世家,長相帥氣,而且寫得一手好字。中學時期,劉志雄的學習成績曾在縣城最好的中學名列前茅。如果不是14歲那年的家庭變故,他很可能走上潮汕人很少走的另一條人生道路:考上名校,給領導做秘書,然后走仕途。

  但14歲那年,父親因為車禍失去了勞動能力,母親因為勞累過世,家里的錢全部都給了父親治病。一下子,幾十元的學費都交不起,于是他來到深圳打工。

  如果把劉志雄作為一個年輕人的奮斗榜樣,他有三個重要的人生選擇值得參考。

  因為字寫得漂亮,文章也好,劉志雄到深圳的第一份工作是給一家公司做行政文職。他很受老板器重,但他很清楚,做文職并非核心部門,最多做到職業經理人。要懂技術,要做工廠,做老板才是更好的選擇。

  他本打算做了一年文職,賺夠學費,再回去念書。但他思考再三,選擇放棄。隨后,他進入一家香港制造業公司做學徒,學磨具技術。最終,三諾也起家于模具。

  “做老板”,這是劉志雄的第一個選擇,而他的第二個選擇則是“立信用”。1996年,劉志雄的模具公司“迅鴻達”更名為“三諾”,并從模具轉做音響。劉志雄發現,市面上的音響都是功放分離的,線路復雜,用起來不方便。于是,他做了一個小創新,將功放合一,消費者用起來方便,也省地方。

  產品一炮打紅,一個月銷售額就達千萬,但問題隨即而來。由于工廠趕工,質量控制沒跟上,消費者出現退貨潮。經統計,如全部退貨,那么已到手的幾千萬真金白銀的營業收入將全部泡湯,公司也會垮掉。

  劉志雄回憶,一位下屬出于好心建議說,“干脆跑路算了,跑路的老板這么多,大家都沒事,我們也不會有事。到時候重新注冊個牌子就好?!钡珓⒅拘蹐猿秩客素?,他說:“公司既然叫三諾,那就一定要信守承諾。必須直面質量事故,企業誠信大過一切?!庇谑?,營銷人員全部跑光。不過,經銷商開始對劉志雄刮目相看,他們立刻成為這位年輕老板的忠實擁躉。經銷商的忠實,讓三諾的售后服務在競爭者中首屈一指。

  劉志雄的第三次選擇是“順大勢”。目前,劉志雄擔任深圳市物聯網協會會長。他認為,物聯網將是中國經濟新的增長極,物聯網不但改變制造業,也將改變生活。未來,他希望把企業打造一個“連接者”,上接互聯網,下接物聯網。而連接需要什么?需要入口,智能硬件即是最現實的入口,這正是那些具有“硬件基因”的企業的機會。(未完待續)

  對話劉志雄:大國市場培育物聯網

  南風窗:物聯網現在很熱,但還處在探索階段,應用也趨于碎片化。為什么這么看好物聯網?

  劉志雄:首先,任何產業都有一個漸進發展和探索的過程,很多看似問題的問題,都可以通過技術的進步解決。和互聯網相比,物聯網的市場空間更大?;ヂ摼W連接了全球幾十億臺終端,這是人的連接,但物聯網除了人與人的連接,還有人與物、物與物的連接。萬物互聯,真正的數據經濟時代就會到來。

  其次,中國有發展物聯網的先機。在物聯網發展的早期,只有制造業大國才能產生足夠多的應用場景,才能培育市場,推動技術的進步和應用的深化。我還看到一個數據,在2019年,即使以美元計價,中國的內需市場也將超過美國。中國是一個大國,市場縱深非常大,物聯網的應用不但在于產業,也在于生活。因此,市場空間非常廣闊。

  更重要的是,還有國家的政策支持。過去,我們的四萬億元會投到基礎建設,但未來,更多資金將投向物聯網相關產業。比如,5G網絡必然是國家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的重點,5G將對物聯網產業形成巨大的支撐。

  另外,全球的宏觀形勢也要求我們必須找到諸如物聯網在內的新的產業增長點。三諾的全球銷售額中,超過一半是出口。這段時間,從我們和全球客戶的接觸來看,很多人都認為貿易戰早已超越貿易本身的問題,這可能是一個長期過程,企業必須做好準備,要更加重視內需市場和技術創新。

  深圳制造的秘訣:外銷倒逼

  南風窗:有一種觀點認為,深圳的制造業之所以強,是因為深圳制造業從“三來一補”開始就以全球化標準要求自己。所以才能直面全球競爭,毫不畏懼。

  劉志雄:對。我來深圳最開始是在一家香港的模具企業工作,我在香港人那里學到了當時真正全球一流的行業技能。后來,去了內資模具企業,我技術是最好的,很快就脫穎而出。外資企業、港資企業對深圳制造業的確有著明顯的技術外溢和帶動作用。

  再比如,在20世紀90年代的那次退貨事件,也可以說因禍得福。首先,我捍衛了三諾的品牌和價值。另外,我也認識到必須在生產環節嚴格推行國際化標準,于是我們開始發力外銷。如果做內銷,標準就是行業幾個巨頭自己定的,但外銷的質量標準是國際一線品牌商制定,它們的標準就是國際標準。

  那個時候,和我競爭的好幾家北京的音響品牌都倒閉了,但我們做到了今天。和三諾一樣,深圳很多制造業企業能不斷做大,一定程度的確是外銷的倒逼。外銷讓你知道,任何事情必須靠自己,靠真本事。

  學習韓國人的故事

  南風窗:企業家都希望A股融資,因為溢價高。2007年為什么會在韓國上市?韓國市場的溢價肯定比不上A股。

  劉志雄:在韓國上市主要是為了學習。一是學習大企業對產業鏈的整合能力。韓國曾是日本的學生,但韓國的信息產業尤其是在移動終端等硬件,完全后來居上。我們當時主攻硬件,三星等大企業對全球產業鏈的掌控力非常值得研究。

  二是學習韓國的工業設計。在這方面,當時國內落后不少。舉一個例子,我剛創業做音響的時候,國產廠家的音箱竟然大多數都是方的。于是,我把音箱都改成了流線型,市場大賣。

  韓國信息硬件產業的崛起,離不開韓國工業設計的發達。上市后,我們對亞太的一些設計機構以及專利進行了收購,也擴大了與國際同行的交流,收獲很大。目前,三諾的工業設計中心已經被譽為設計界奧斯卡的紅點機構評為全球設計機構第13名。

  上市只是企業發展的一個階段,不同階段有著不同的使命。未來,我們也計劃在A股上市,在國內上市,能更好地實現產業互動、產融結合,更有助于我們抓住物聯網和智能制造的新一輪產業機會。


? 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