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報道首頁 > 媒體中心 > 媒體報道 > 正文
《鳳凰網》特區40年·先行者|三諾集團劉志雄:創新是出路,是市場和附加值
字號:T|T

  一座城市的崛起,離不開企業的蓬勃發展;而一個經濟中心地位的確立,則與總部經濟效應息息相關。在深圳,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加速和先行示范區的落地,以總部經濟為雙驅動之一的南山,吸引著許多名企紛紛入場,設立大灣區總部,在南山,一大批科技創新企業伴隨深圳成長,成為引領行業發展的先行者。

  深圳經濟特區40年創造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跡,從成立之日起,深圳經濟特區就與創新緊密聯系在一起。

  如今,民營企業創新成為深圳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作為深圳設計創新的代表性企業三諾集團迎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并且深深扎根于深圳這塊創新力的土壤不斷地發展壯大,應該說正是因為三諾集團憑借著自身創造力的驅動,克難而上,才實現今天跨越式的發展。

本期先行者鳳凰專題

就讓我們一起跟隨

三諾集團董事長劉志雄

走進三諾

共同破解智慧生活的密碼

  訪談實錄01《先行者》:

  三諾集團是始建于1996年,那二十多年前您當時為什么會選擇來深圳創業?當時的深圳創業環境又是什么樣的?

  劉志雄:

  當時我是來自潮州老家,潮州家里讀著書,后來因為家道沒落,所以就連書都讀不起了,所以這個時候懷揣著重振家園的夢想,去哪里呢,當然大家都知道,深圳就是有夢想的地方,所以當時選擇了深圳。

  02《先行者》:

  您在創業之初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將來有一天三諾能達到這樣一個大規模的產業集團?

  劉志雄:

  當時出來深圳那一刻,想的就是能夠叫自力更生,自己能夠學好功課,學好自己的技術,能夠豐衣足食就很好了,但是正是深圳這種特殊的改革開放的土壤、創新創業的精神,跟深圳這種非常良好的政府的這種支持企業的一些政策,一個良好的土壤,所以我們當作為我當時只是這么一個種子就埋下了,也想在深圳打出一番天地,這樣子的一個夢想,所以種子就開始發芽、生根,恰巧就深圳有這么好的一個良好的氛圍,政府的政策就像雨露跟甘霖一樣,深圳的土壤就最適合創業的。

  最早的發展是做一個音響,從模具做到音響,但現在實際上已經做一個智慧生活產業鏈的平臺,也是給了我們這么好的一個全球化的一個市場,加上本地化的土壤,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03《先行者》:

  三諾其實從最開始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模具加工廠,后來呢成為了馳名海內外的中國音頻原創品牌,一直到現在,成為雙百億規模的大型產業集團,這個過程當中您覺得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劉志雄:

  我想有外因跟內因。深圳適合這種創新創業者在這里發展的土壤,包括深圳作為改革開放這樣子的一個特殊的天時,加上深圳的特殊的一個粵港澳大灣區這么一個地利,加上深圳政府的政策,包括政府的服務精神這些都是外因。

  內因要靠企業自己本身。企業家的精神、企業的選擇、有奮斗精神、要自己不怕吃苦的這種干勁,也要有這種敢于走出去的勇氣。當時深圳的電子業的發展,電子產業民營經濟的發展,加上自己本身選擇的這一個電腦的音響到多媒體音頻到當時娛樂DVD,電視機這個時候包括音頻領域,所以這個時候給了三諾一個很好的機遇,最早做音頻到今天現在還在做一個行業,所以我們就一直堅持,然后加上三諾有一定的設計創新的精神走到了今天。

  04《先行者》:

  面對同業競爭,三諾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呢?

  劉志雄:

  三諾我們一直走的這條道路,就是說我們差異化競爭的道路,我們很注重設計創新驅動的戰略,我們認為創新就是出路,創新就是市場,創新就是附加值,所以三諾一直做一些超出客戶期望值的一些產品形態,通過自己的這種原創設計,通過自己的設計精神,那么走出自己的一些產品,當然我們在這過程中也跟世界500強的企業跟行業的龍頭品牌配合他們做這種ODM制造,錘煉了三諾的品質體系,三諾的這種全球化的服務能力,包括我們智能制造的平臺。

  現在三諾應該一直是注重在創新方面的設計做引擎,我們認為不只是簡單產品形態的設計,包括你說商業模式、服務客戶的模式,包括到企業構建這種組織形態的設計創新,那么鏈接各種創新力形成我們三諾現在構成的產業力。

  05《先行者》:

  我剛剛轉了一圈發現很多咱們的智能產品涵蓋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這些產品當中,您最喜歡的是哪一件?您最引以為豪的又是哪一件?

  劉志雄:

  實際我還是對做聲音最有感情。這的確是三諾,你看從最早做電腦的一個配件,它播放的工具要通過電腦播放的,要通過DVD電視播,后來我們做的也是音響,到今天聲音已經不是一個播放設備,是一個入口了,所以它已經是一個非常良好的人機交互的產品,能夠幫到我們經常講人機交互最方便最直接的就是聲音,聲音溝通的信息量很大,你就不用再去觸摸了,現在三諾已經現在變成一個聲音家,我們現在變成一個這樣子的生態聲音+生態產業鏈公司。

  作為一個我們發展的目標,所以我們對聲音這個還是最有感情的。這一次的疫情突然爆發的時候,三諾也在想能做什么,當然最對三諾來講最扎實的這種模具機械,工業基礎比較扎實,加上三諾是做電子消費業,它的制造的能力反應速度很快,那么在疫情發生的時候,要快速的上機器設備,快速的要組織生產,快速的要組織材料,做出這種產品出來,所以三諾也投入了有口罩,我們大規模上的口罩,也為市政府作為提供口罩,深圳的小孩上學提供這種口罩。那么最后支持的復工復學,現在也支持了全球化的抗疫。

  我們還做了各種這一次包括做了額溫槍,我們的數量也很大,我們也做了會議系統,云會議的智能裝備,包括說跟微軟也好,包括跟釘釘、阿里這種做會議系統設備,讓大家云會議,我們也做了這種刷臉的一些交互的設備,也做了一些這種消毒類的產品,我們希望通過三諾的設計力、設計來賦能產品的品質,科技來賦能健康產業,然后快速用智能制造這種力量來加入這抗疫力量,也盡量為這一次的全球抗疫貢獻我們應有的這種中國的制造力,這也是給我們很大的一次挑戰,雖然它是危機,當然也趕上了很大一次轉機進入了大健康產業。

  06《先行者》:

  那么在整個企業發展過程當中,還有哪些除了今年這樣化逆勢為優勢的這樣的故事?

  劉志雄:

  也可能是因為三諾一直追求的這種模式不是簡單的代工,那么我們也幫助500強企業去做制造,這種我們叫ODM,但實際上三諾一直在做另外一個模式,就叫OPM。

  一次就是說在08年,我記得當時也算是一個金融危機的時代,三諾那一年實現了上市,那個時候為什么逆勢成長?因為也我們的原創力當經濟不好的時候就要降低費用,但三諾還是幫客戶做一站式的解決方案,我們發揮我們的原創精神,這樣子的話那個時候客戶把中間環節去掉的時候,我們代替了做研發、制造、供應鏈跟服務,那客戶就做品牌、產品定義跟用戶管理、渠道建設中間環節,我們就做了一站式的服務,所以那個時候三諾在08年那一個金融危機得到了發揮?,F在這次也一樣,發揮了三諾的這種設計的能力,我們就用自己的原創產品去幫助更多的客戶去選擇未來這個產品形態,可以更好的為它的品牌用戶去服務。

  07《先行者》:

  其實我們先行者欄目就是記錄這樣的一些企業家,他們站在時代的前沿,并且有著敏銳的市場觀察能力洞察力,那我想問一下劉總,您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是怎么樣化逆勢為優勢的,是什么讓您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快速反應能力?

  劉志雄:

  企業生存發展是永恒的話題。怎么樣更好地生存?這是企業家必須面對的。最終企業家做好解決就業,幫助產業發展,帶動行業發展的潮流,這就是企業家對社會最大的責任跟公益,那么對我們來看對三諾這么多年實際也是一直認為一定要做有價值的事,只有價值牽引我們的價值導向、創新驅動,然后這個是作為我們一直對我們指引的方向,我們而且也認為設計能夠創造價值,創新就能贏得未來,智慧就能決勝未來。

  08《先行者》:

  那么在一個企業發展過程當中,您覺得企業家精神意味著什么?深圳的企業家更應該有一種什么樣的精神?

  劉志雄:

  我想深圳的企業家一個方面是開拓創新的精神,還有一個不斷銳意進取的這種信念,然后有合作共贏的這種格局,還有責任擔當的這樣子的一個企業家的擔當。這個要擔當就是產業擔當的責任,同時要有產業報國的情懷。

  09《先行者》:

  深圳是中國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同時也是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城市,那么在雙區驅動的大背景下,三諾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又有一個什么樣的新的歷史機遇呢?

  劉志雄:

  粵港澳大灣區包括這一次深圳作為示范區,我覺得是迎來了這個很大的一個機遇,對城市發展那毋庸置疑,各個維度都帶來一個新的挑戰和機遇。那么對于我們來講,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產業角度,還有別的機會,三諾有三大產業:一個是聲音+聲音生態為了人機交互,我覺得是能在疫情情況底下聲音交互產業會更好,它作為入口,作為流量入口,作為一個新的交互的一個人機界面的場景化解決公司,這對我們未來發展會非常好的一個機緣。

  第二產業叫信息科技?,F在5G來臨了,在信息科技底下我們三諾最早的時候做計算機,我們有做這種ODM、OPM的計算機制造,但現在國產化計算機來了對三諾又是一波大機會,我們就投身到國產化零件、國產化計算機的這種生產研發,我們也是能夠做一個制造配合,這個也是我們的一個機遇,就國產化產業鏈的生產制造,同時間我們也是做信息科技的智慧教育又是一波很好的發展機遇,所以智慧教育也是營銷機會,也是發展機遇,同時我們這個板塊還有做一些物聯網設備、做智能硬件、智慧家庭,這個是第二個板塊,所以新基建5G帶來的智能制造是一波機會。

  第三個是因為疫情所帶來的健康產業。所以對我們來講,我們覺得用消費電子的屬性進入健康,讓科技賦能健康、設計賦能防疫產品,我覺得又是一個新的產業機會,所以說發展受到挑戰也會有各種困難,但是對三諾來講還是覺得很好的機會擺在面前。

  10《先行者》:

  作為南山總部企業,您覺得南山的營商環境和創業環境怎么樣?

  劉志雄:

  毋庸置疑南山是全國乃至全世界最好的一個創業環境的區域,當然也是深圳大背景底下的南山,在南山這里你看有軟件、有硬件、有云終端產業,又加上有大學城,又有實體的這種科研機構加上企業本身自己的實驗室,加上企業自己本身的實際研發結合,所以南山整個的產業生態是最豐富多元的。

  11《先行者》:

  現在很多傳統企業都在面臨著轉型和升級,特別是互聯網企業也在向科技領域靠攏,那您是怎么看待傳統企業的升級?在這方面您有什么樣的經驗嗎?

  劉志雄:

  三諾很早就做了一個打開邊際的模式,我們叫B2S。我們就希望三諾打造一個開放的創新創業系統,我們做了一些天使VC基金去幫扶投資這些創新企業,當創新力引導進來企業的時候,我覺得能夠打破企業的邊界,能夠推相應的一項推動企業的創新,所以我們會圍繞產業鏈上下游去鼓勵更多的創新者,跟創業者能夠跟我們做一些鏈接。

  當然另外一方面力量三諾是發揮過去20年,主要是發揮設計創新的優勢,我們從設計的1.0、2.0、3.0到4.0,我們叫探索工業設計,設計創新所帶來企業的這種改變,那特別是這個時代對我們三諾的轉型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認為說對所有制造業也是如此,所有的物體要重構了一遍,所有的場景要重新產品去做,整個的應用體驗,所以相應來講對制造業會迎來新的一波智能制造的一波大機會。

  12《先行者》:

  那么在接下來一個階段,您對三諾有什么樣的規劃包括您個人有什么樣的發展目標呢?

  劉志雄:

  我們三諾定位的是叫智慧生活創想家。我們希望未來的這種人們接觸的智能產品都有三諾的這種設計力、制造力跟創造力。

  我們希望三諾圍繞聲音+做產業生態鏈,圍繞信息科技來做整個的智慧科技產業鏈,我們也希望圍繞健康產業來做健康產業鏈,那么三諾會在過去靠設計創新,接下來我們會更大力度去投入到科研的角度,去做一些設計跟技術創新雙引擎的戰略來推動三諾的創新發展。

  三諾希望在自己的領域底下能夠構建出自己三諾的這種豐富多元的產品線,能夠為更多的用戶提供一些從生活、從智慧工作、從智慧家庭到智慧教育四個維度的一個產品服務。

  13《先行者》:

  這么多年您肯定對深圳也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吧?

  劉志雄:

  1990年就來到深圳,相當于30個年頭了。這個完全是我的理想就在這里實現,我生活在這個城市,能感受到這個城市包容,有愛的一個城市,所以在深圳只要你有念想,只要你有夢想,只要你有想法,就能在這里實現,當然你要有比別人更多的投入,還有更大的對自己的奮斗的創新精神。

  14《先行者》:

  接下來您想對那些剛來深圳創業的企業家,他們有著同樣的創業夢想,對這樣的一群人您有什么樣的建議和忠告?

  劉志雄:

  深圳的確是只要你有夢想,這里有資本,這里有過去創過業的企業家愿意也去賦能,當然這里有很多的政策,包括政府營商環境,當然對創業者來講,一定不要只是掌握了技藝,更重要是要明白自己,深耕一個產業要一扎進去,能有個10年在這個領域底下你做出你什么樣的獨到的競爭力,一定要自主、要堅韌,對創業雖然現在很浮躁,但我始終認為,不是一蹴而就的,沒有十年磨一劍是做不出一個好的企業的。

來源:鳳凰網

? 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