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報道首頁 > 媒體中心 > 媒體報道 > 正文
深圳特區報“讀特”|三諾集團董事長劉志雄:深圳是一片沃土,企業就是種子
字號:T|T

  “只要你是植根產業的人,只要你是有夢想、有想法的人,都能在深圳得到發展。”正值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三諾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劉志雄近日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得益于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三諾一步步由小到大,實現創新發展。目前,深圳正在進行“雙區”建設,三諾將扎根深圳,相信會贏來更大發展。

主動出擊化危為機

  記者:我們注意到,新冠疫情發生后,三諾非常敏銳地捕捉到疫情下的新商機,成功轉向了大健康產業。從您的創業成功過程中,一個企業家應該具備的什么素質?

  劉志雄:首先,三諾做模具出身,此后一直深耕制造業,注重“工匠精神”。得益于在制造業有多年的基礎,疫情出現后,三諾快速反應,依靠深厚的制造力賦能產業,在疫情來臨時快速轉變。三諾植根制造業25年,不忘初心。所以能夠化危為機,贏得新商機。

  作為一個企業家,企業要有創新求變精神、持續堅持的韌勁、深耕產業的擔當。這么多年,三諾以創新驅動戰略為引領,注重產品解決方案的市場響應能力,跟市場的感知比較接近。

  從市場需求來看,三諾不是做純加工、純代工的制造業,本身注重捕捉市場機會,三諾OPM模式是受市場驅動來思考和打造產品。市場要什么,我們做用技術力、創新力、設計力提供什么樣的解決方案給到社會。

  另外一個維度是我們用技術和設計的創新,來滿足市場潛在需求,所以跟“你的期待、我的承諾”這種經營理念分不開。這樣就超乎客戶的希望、超過市場期望值。

  這個需要持之以恒、深耕制造、創新驅動。每次危機來臨時,三諾都是主動出擊,過去兩次的經濟危機,包括2008年,三諾以原創能力度過危機。這一次新冠疫情,三諾響應速度比其他企業更快。

  特別是當市場不好的時候,大家就要裁員,我們采用一站式服務,可以讓客戶的研發制造需求都外包給我們,這次疫情也是大家不能現場交流產品原型、產品標準,我們就自己先定標準、定設計,產品能力由此得到發揮。

  記者:三諾轉型進入大健康產業,對三諾進出口、產值方面帶來變化?

  劉志雄:過去兩個季度因物流阻斷,沒人出來消費,三諾原有的老產業受到影響,與疫情相關的大健康產品因為自己在定義產品、定義標準,實現了逆勢增長。

  三諾生產的口罩,一天有1-2千萬只口罩的產能,加上額溫槍、家庭智能產品,會帶來很多機會。下半年會比上半年好很多。

深圳營商環境很好

  記者:正值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深圳培育出很多本土龍頭企業。您與深圳的淵源,何時來到深圳的?有哪些印象?

  劉志雄:上世紀90年代,我來深圳。印象中,南山科技園這里都是泥巴路,交通非常不方便,但是真沒想到這里成為這個“中國第一區”,沒想到粵海街道成為全國關注的“第一街道”,沒想到騰訊總部在這里誕生,沒想到這里高樓林立,科技生態豐富多元,軟件硬件、云端終端、科研機構以及企業豐富多元。

  深圳一開始就以打造高科技企業為戰略,大力發展鼓勵民營經濟,鼓勵本地企業建總部,發展壯大。深圳政府把好地段給企業,出臺政策、留住人才,讓企業把這里作為研發市場的總部。

  深圳營商環境很好。深圳是一片熱土,我們企業就是一個種子,然后政府還給你肥料、養分、陽光、水、土壤,你自然就生根發芽。只要你是植根產業的人,只要你是有夢想、有想法的人,都能在這里得到發展。

OPM擁有一站式整體方案解決能力

  記者:三諾在發展中采用的OPM模式比較特別,這種模式是怎樣形成的?

  劉志雄:深圳有很多品牌企業,最早做品牌的叫OBM。我們做多媒體音箱、電腦音響、家電音響,占有率即使再大,但它的細分領域就這么小,因為它在中國市場就這么大。我們做再多的產品,它的用戶就那么多,當時日本有很多音響品牌現在都不行了。

  我們當時認為應該要做一個原創平臺。三諾有設計產品能力、研發能力,應該把產品原型做好了之后,去尋找全球的合作伙伴,這些伙伴擁有全球化品牌和渠道、有精準用戶,對產品定義能力強,而我們可以來實施從研發到制造的整個過程。

  三諾搭建的原創產品平臺,一方面服務全球500強,共同策劃定義產品,一方面做一站式解決方案提供商,比如互聯網軟件公司,又不擅長做硬件,他們做流量內容時要入口,三諾就可以滿足了這些客戶的差異化需求。

  三諾走的是差異化創新的戰略。我們不做標準化,也不做代工,我們為客戶提供更大的價值,可以說OBM不同于ODM,OBM是客戶說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就行了,但OPM是要去跟進潛在市場,來定義一個產品,來滿足客戶需求。我們要同時間競爭,不斷技術變革、設計創新,先做出一個原型來給客戶看,或者是要創造新市場??傊?,OPM本質是一種包括定義設計、策劃原創的精神及整體解決方案的能力。

  疫情以來,更能發揮三諾OPM一站式整體方案解決能力。

  當然,這條路要有自己的從設計到制造到工藝的整個流程的整合,要提供原創產品原型。

  實際上三諾講的設計創新,1.0叫是產品創新,第二個創新是商業模式創新,是OPM商業模式;第三個創新是企業組織生態創新,比如建構智慧家庭的生態鏈;第四個創新,是為社會轉型創新做服務,建造物聯網、建造設計協會,來推動創新創業。三諾把自己的創新生態打開,幫助創業者,做加速器,做天使基金。

  我們要打造一個創新生態系統,打造一個b to s的商業模式,b就我們,s就是start up。大企業、老企業經常走向一個封閉的系統,微創新企業有創新但沒有產業鏈、沒有市場鏈、沒有資本鏈、沒有制造鏈,你就要幫他鏈接。三諾這次做健康產業,發起全球工業設計大賽,希望更多人來做防疫產品健康產業的設計。有了原創,我們就鏈接制造力、模具力、技術力以及供應鏈,把它轉化產品力,形成商業力。

打造協同創新生態體系

  記者:作為一個深圳代表工業設計、創新驅動的科技企業,您覺得深圳企業跟蘋果這種公司的差距在哪里?怎么樣彌補這種差距?

  劉志雄:創新當然有很多了,管理創新、市場創新、戰略創新……但是本質作為一個產品型公司的創新,主要是兩個維度創新,一個叫技術創新一個設計創新,這兩個焦點的地方就會產生顛覆性的產品形態。蘋果是典型的產品公司,以設計驅動創新,把產品做得有創意,交互很友好,又讓消費者感覺到產品帶著一種生活的方式。同時,它又把一些技術創新通過工業設計的手段整合進去。蘋果有兩個引擎一起發動:技術創新和工業設計創新。

  蘋果產品已經成為品牌的符號,設計創新形成所有蘋果產品的標桿,買蘋果就是買設計。它的工業設計工程師比其他工程師更貴,很多科技都要為工業設計去妥協。它是工業設計偏執狂,所以說它是全世界工業設計的方向標。

  但這么多年,深圳現在也正迎頭趕上。深圳工業設計有自己的底蘊和生態,占中國的半壁江山。起初,三諾成立發起工業設計協會時,秘書處才4個人,現在有100多人。深圳工業設計行業協會是第一個參加國際設計協會的協會之一。

  深圳工業設計產值從11億到100多億年產值,很了不起。最重要不是產值,更重要是它帶動產業鏈上下游,通過設計帶動了附加值,帶動了品牌屬性,帶動了技術應用場景,特別是現在進入了從標準化走向個性化的時代,這個時候更要從工業設計創新去賦能各種場景差異化產品的需要。

  我相信,深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引擎,一方面做科學基礎研究,在科技領域要引領全球,要跟全球比肩;另外一方面,深圳應該共構建一個粵港澳大灣區的設計智谷,到本世紀中葉,深圳要成為全球具備有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創意離不開工業設計,深圳是可以打造一個協同創新的生態體系,廣泛鏈接全球設計資源,建設一個設計服務的集聚區,來推動大灣區的產業鏈、創新鏈、供應鏈的協同力,構建共享共榮共生的設計創新文化,把深圳打造成為一個世界創新的中心。

智能制造孕育全新商機

  記者:正值深圳經濟特區40周年,您從一個企業家的角度來看一下,覺得在哪些方面比較成功?深圳正在進行“雙區”建設,將迎來什么樣發展機遇?

  劉志雄:應該說深圳經濟特區的發展是天時地利人和。天時就是,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地利是深圳處于粵港澳大灣區核心位置,跟香港鏈接國際市場和中國市場。人和就是“來了就是深圳人”的這種包容精神和敢拼敢闖的深商精神,以及深圳良好的營商環境,是一個最包容最開放最創新的城市。

  深圳一開始注重民營經濟,關鍵時期抓住幾次轉型機會。上世紀80年代的外資企業做“三來一補”,到了上世紀90年代發展民營經濟,到了2000年后發展高科技企業,2010年到現在這10年又抓住了移動互聯網,進入信息社會,軟硬協同,云端加終端的產業生態非常多元豐富。

  目前已經是2020年,這個時候是智能制造。未來機會在哪里?就是人工智能、5G、新基建帶來新的智能終端,是千倍百倍手機跟計算機的規模。

  這個時候帶來“云網端芯”四大機會,當然芯片有以華為核心的企業,未來還會發展一系列的小而美的芯片設計產業鏈。

  我認為,深圳未來走入了三個特征:工業化走向智能化,中心化走向場景化,標準化走向個性化。在這三個特征下,給深圳帶來很大機會,給三諾也帶來很大機會。

  我覺得,落腳就是智能制造。深圳是一個“云加端”、“軟加硬”,有豐富多元的產業生態,那么深圳的制造業會引來一個新的機會。因為什么?因為它高端,而且深圳是全球5G第一城,將會帶動更多新興產業勃發,以及應用場景的落地,這將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作者:讀特首席記者 吳德群 文/圖)

來源:深圳特區報“讀特”客戶端20200827專題報道

? 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